首页 > 经典案例
俄罗斯在后苏联空间的俄语规划及效果
公共外交季刊
2012/12/25

  公共外交是俄罗斯日益重视的外交方式,而俄语是开展公共外交的重要手段之一。在后苏联空间,俄语具有相当的历史基础,但也经历了困难时期,俄罗斯政府通过俄语规划的实施不仅推广了俄语,也实现了外交目标,但仍然面临着亟需解决的结构性问题。

  公共外交是俄罗斯政府非常重视的外交形式,俄语是俄罗斯开展公共外交的重要手段,通过推广俄语,增进各国人民对俄罗斯的了解,并树立俄罗斯的国际形象成为俄罗斯公共外交的重要内容之一。在后苏联空间,俄罗斯政府通过实施俄语规划试图扭转俄语遇到的颓势,但必须妥善处理结构性问题。

  苏联解体后俄语在后苏联空间的式微

  所谓后苏联空间,是指苏联解体后除去波罗的海三国之外的其他12个前苏联加盟共和国。苏联解体后,各独立国家的语言政策发生了不同程度的改变,使得俄语在后苏联时期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式微。整体上看,各国的俄语政策呈现如下的总趋势:独立之初,俄语被认为是国民语言,之后是本族语、族际交流语言,随后被视为少数民族语言或外语,现阶段则在一些国家被定性为一个可供选择用以研究或教学的外语。显然,这一发展趋势不仅仅是称谓的变化,更表现出各国对俄语的相继抛弃。目前,情况较好的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克兰和白俄罗斯,但这4国中也只有白俄罗斯将俄语作为国家语言。

  尽管俄罗斯政府很早就注意到俄语在后苏联空间出现的颓势,并在1996年颁布政府命令实施俄语规划(1996—2000年),但整个20世纪的最后10年间,俄罗斯实际上在文教领域包括俄语方面的投入十分有限,这也在某种程度上加深了俄语的颓势。2000年以后,伴随着国家形势的日益稳定和国力的恢复,俄罗斯政府开始更加重视解决人文领域中遇到的问题。采取措施改变俄语在世界上日益式微的态势成为俄政府需要重点解决的问题之一。俄罗斯政府颁布了俄语规划,旨在通过国家法律规划的形式直接指导俄语的对内对外工作。在后苏联空间,俄语规划的实施反映了俄罗斯的公共外交实践。

  2002—2010年俄语规划的实施情况

  2001年6月,俄罗斯政府总理签署命令实施联邦目标规划《俄语》(2002—2005年)(注:文中所有涉及俄语规划的数据均来源于相关规划文件),并要求联邦经济发展与贸易部、科学与文化部以及财政部提供相应的支持。2005年12月,俄罗斯政府颁布了新一期联邦规划《俄语》(2006—2010年),比较两份俄语规划的主要内容,可以看到俄罗斯在推广俄语时的侧重点的变化。

  《俄语》规划的目标和任务

  2002—2005年《俄语》规划的目标是保存俄罗斯的精神、艺术、科学和文化遗产,为此需要完成8个方向的主要任务。这些任务涉及俄罗斯国内、独联体和波罗的海国家以及世界范围内等不同层次,其中涉及后苏联空间的任务就是在地区层面,加强俄语作为独联体各国民族间交际工具的地位。2005年底颁布的《俄语》规划中,目标和任务的表述都发生了比较重要的变化。在2006—2010年间,《俄语》规划的目标是创造条件切实保证实现俄语的相关功能。这些功能包括:维持俄语作为俄罗斯联邦国语和国际交流语言的身份,确保国家性、民族安全、国家威信,促进同独联体国家一体化进程的发展以及使俄罗斯融入世界政治、经济、文化和教育空间。这一表述的变化体现了《俄语》规划的目标不再局限于人文领域,而是拓展到安全、经济和政治领域,为实现俄罗斯的全面利益而服务。由此,《俄语》规划的具体任务也提高到“战略”高度,这份文件中明确使用了“战略性”一词来界定规划所要完成的任务。具体说来,包括国内和国际两个领域。在国际领域中,第一条即为“确保有效实现俄语作为独联体一体化进程发展基础的功能”。从这两份文件的不同表述中可以看到,在后苏联空间,俄罗斯从2006年起开始重视俄语作为开展一体化的基础的功能。俄语的作用不仅仅是族际交流工具,更重要的是能够促进俄罗斯实现地区一体化的政治经济目标。相比前一个规划,2006—2010年规划新加入了反映规划完成情况的重要指标一栏,包括后苏联空间内的国家掌握俄语的居民人数的百分比、接受俄语教育的人口数量的增加、对俄语和俄罗斯文化咨询服务的接受程度、与俄语和俄罗斯文化的联系措施等。此外,在一些指标方面还制定了更为详尽的数据目标,比如俄语广播电视在后苏联空间的覆盖面要从45%提高到80%等。这些明确指标的提出,能够有效检验规划的完成情况。

  《俄语》规划的经费落实情况

  俄语的式微不仅同俄罗斯自身的经济失去吸引力从而减损了人们学习俄语的热情有关,也同缺乏支持俄语发展的资金有密切联系。因此,《俄语》规划中一个非常重要的部分就是资金问题。2002—2005年的4年间,俄罗斯当时的预算总额为1.6518亿卢布,2006—2010年的5年间为14.0235亿 卢布,年均财政支持力度不断增大(见表1)。从经费来源方面看,主要由3个部分构成,包括联邦政府预算、联邦主体预算以及预算外资金。其中,联邦政府预算在两份《俄语》规划中都占到全部支持经费的3/4以上,足见俄联邦政府对俄语项目的支持。在2006—2010年间总额为12.1亿卢布的联邦预算中,为实现俄语作为后苏联空间一体化发展的基础这一功能,专项的预算经费总额为3.7653亿卢布,占31%,是单项分类中预算金额最多的一个方面,显见俄罗斯对俄语在后苏联空间推广问题的重视。

 

  具体工作完成情况

  在实施2002—2005年《俄语》规划的同时,俄罗斯于2004年颁布了《俄联邦对独联体教育领域一体化的支持计划》(2004—2005年)。该计划同语言规划相互配合推动文教领域在后苏联空间内开展工作,期间在亚美尼亚、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等5国建立了多个综合性俄语和俄罗斯文化教学机构,共计花费5000万卢布。2006—2010年《俄语》规划的进步之处还体现为在规划出台之时,就对5年期的规划进行了阶段化处理。2006—2007年为规划的第一阶段,主要研究和制定实施规划的具体方案;2008—2009年为第二阶段,在实施规划的过程中采用新技术和新的概念方法,为后苏联空间内的各国公民接受俄语教育提供机会;2010年为第三阶段,完成规划并分析成果。2006—2010年的5年间,俄罗斯举行了规模不同、类型各异的活动,包括竞赛、论坛、代表大会、教育和图书展、科学研讨会等。相关部门还组织人力物力,开发电子教学资源,包括设立多媒体实践坊、电子图书馆、信息咨询网络资源等,这些新技术的应用使接受远程俄语和俄国文化教育的用户数量也实现了增长。2007年,俄罗斯对外开展“俄语年”的活动,当年1—10月底,在俄罗斯境外一共采取了850多项举措,其中200多项在后苏联空间展开。2008年7月,俄罗斯在原来的“对外地区和文化合作局”的基础上成立“俄罗斯联邦独联体事务署”,负责处理俄罗斯对独联体各国的事务,目的在于促进独联体一体化进程。这一机构也很快参与到制订俄语规划和推广俄语的项目中。

  遇到的问题

  2010年12月前后,“欧亚监测”在几个主要的后苏联国家做了抽样调查,同该机构此前的调查数据进行了比较,结果显示近十年间《俄语》规划实施的效果并不十分乐观。当被问及在自己家中使用何种语言交谈时,与2005年10月的数据相比较,回答使用俄语的居民,只有白俄罗斯一个国家的比例从74%上升到81%,而其他受调查的国家,如乌克兰、哈萨克斯坦、阿塞拜疆、亚美尼亚、吉尔吉斯斯坦和摩尔多瓦等都呈现下滑趋势。这一现象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俄语在后苏联空间仍然面临着危机和困境。

  在谈到规划实施过程中遇到的具体问题时,俄罗斯官方总结了如下几点。第一,资金利用的低效。第二,在项目实施过程中,出现了预算减少的情况,由于不能及时调整和修改规划内容,导致实施效果的僵化。第三,实施过程中还遇到了管理效率不高的问题。比如,缺乏必要的实施项目规划的配套与协调,这些都容易给项目本身带来经济损失和不好的社会效果,减少了学习俄语和接受俄罗斯文化教育的人数。此外,仅凭政府之力难以持续有效地推广俄语,还需要扩大公民社会和普通企业对俄语项目的参与。

  2011—2015年俄语规划概况

  在新世纪前两个俄语规划实施的基础上,俄罗斯已经积累了较为成熟 的经验,并创立起一个有效的实施项目的机制:第一,采取分阶段实施的方法,通常情况下包括建立研究基础、在实际中应用新概念和新技术以及工作完成和结果分析等3个阶段;第二,按地域划分俄语规划具体的实施领域,根据受众对象的特点采取不同的措施推广俄语,目前是按地域分为俄联邦、独联体和波罗的海国家、外国等3个主要领域;第三,确保实现项目所需的资金支持,并保证资金按年份比例的分布较为平均。对这些经验教训的总结反映在2011年2月俄罗斯颁布的《俄联邦俄语(2011—2015年)规划概念》文件中,这份文件还对新一时期的俄语发展提供了指导方向。

  2011年6月,俄罗斯出台了新一个周期的俄语规划,认为必须使用俄罗斯的文化资源,以树立俄罗斯在国外的良好形象。为此目的,该规划明确了自身的发展方向是促进俄罗斯文化价值的提升和俄语在国外的普及。这个五年规划分2个阶段完成,第1阶段为2011—2012年,主要任务是研究并形成推广俄语的科学方法和途径,确保俄语作为独联体一体化进程发展的基础,研究俄语在独联体国家中的发展趋势等。第2阶段为2013—2015年,证明并检验第1阶段研究出的方法的有效性,推广俄语图书、教科书、期刊,形成国外俄语教学方法系统,建立全球俄语教学体系。同时,为解决前几个规划实施过程中出现的问题,俄罗斯加大了资金支持力度,预算总额达到25.2666亿卢布,比上一个五年规划几乎增加了一倍的资金额度。具体的量化目标也更加明确,如涉及俄语和俄罗斯文化的出版物的数量增加2.4倍;对外俄语教师的人数从3400人增加到12000人等。

  这份俄语规划的继承性体现在:实现了从强化俄语在独联体国家地位到强化俄语作为一体化发展基础的有效功能的转变。而此时,俄语规划中对俄语作用的表述也发生了细微的变化,俄语不仅是一体化发展的基础,也成为实现俄罗斯与独联体进行地区一体化的最重要因素,并且俄语是确保俄罗斯在世界经济、政治、科学和教育领域地位的有效方法。为了完成俄语在后苏联空间的任务,俄罗斯专门用于实现一体化功能的预算资金总额为6.066亿卢布,并设定了具体的量化目标:在独联体国家中俄语和俄罗斯文化领域的信息咨询手段由2010年的2种增加到2015年的7种,境外存在的文化教育机构的数量从56家发展至159家,图书种类从50种增加到120种,在独联体国家中使用俄语信息资源的数量增长3.5倍,独联体国家接受远程俄语教育的比例从22%达到38%等。

  但与以往不同的是,在表述规划目标时,特别强调了要在境外俄罗斯同胞中保护和拓展俄语。苏联解体后,在后苏联空间的各国中,留下了许多俄罗斯人。这些人一方面需要国家保护他们的正常权利,创造条件帮助他们正常使用俄语;另一方面,这些境外同胞也成为俄罗斯在后苏联空间推广俄语时可以利用的支持力量。由政府中负责独联体事务的部门组织相关机构向境外同胞提供书籍等学习俄语的便利条件,并提高俄语教学和教师水平,成为这份规划中一个不同于以往的实践安排。

  结构性问题的解决之道

  在后苏联空间,历史发挥着双重作用,一方面苏联时期俄语发展的成就奠定了继续推广俄语的良好基础,但另一方面,强制俄罗斯化的阴影也仍然萦绕在各国人民心头。几份俄语规划的实施反映了俄罗斯在推广俄语时的思路,也在一定程度上扭转了俄语在后苏联空间的式微。但造成推广效果并不十分显著的重要因素除了历史遗产以外,更重要的是这里存在的结构性问题。

  后苏联空间从铁板一块的统一国家变成了由拥有独立主权的国家组成的地区,莫斯科从处理内政转变为处理对外关系,这一结构的变化反映在俄语问题上也是如此。推广俄语,对俄罗斯来说从苏联时期的国内政策问题转变为在后苏联空间的外交问题。因此态度和思路就必须随之转变,要在尊重有关国家主权和独立的基础上,采用外交手段,以较为柔和的方式推广俄语。正在实施的《俄语》规划(2011—2015年)注意到境外俄罗斯人在推广俄语过程中能够起到的作用,反映了俄罗斯在转变思路方面的努力。但结构问题也是一把双刃剑。后苏联空间的结构仍然呈现为一个伞状的“一强多弱”态势,空间内的国家在很多方面依然对俄罗斯存在依赖,学习俄语也在相当程度上成为发展的必须。如果俄罗斯能够保持并加强自己在地区内独大的优势,特别是增强自身经济的吸引力,就比较容易产生对后苏联空间持续性的向心力,从而吸引更多的人学习和使用俄语。

分享到: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