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公共外交动态
花为媒 五洲通 —— 一位外交官和一位艺术家共同的中国梦
2017/01/15

  近年来,文化外交表达着友好交往的诚意,彰显着文明互鉴的自信,渐成风景。胡正跃,全国政协委员,一位资深外交官;何水法,全国政协委员,一位卓有成就的艺术家。近日,二人就文化外交中的3个典型事例进行了一场生动、深入的对谈。

  对话背景:

  事例1——2016年是中国与东盟建立对话关系25周年,为了庆祝这一特殊的节日,在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公共外交协会副会长胡正跃的牵线搭桥下,中国—东盟中心以一场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著名画家何水法的“万紫千红—东盟国花精品国画展”的开幕仪式,开启了“中国—东盟周”纪念活动的序幕。文莱达鲁萨兰国、柬埔寨王国、印度尼西亚共和国、老挝人民民主共和国、马来西亚联邦、缅甸联邦共和国、菲律宾共和国、新加坡共和国、泰王国、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等十个国家的使节出席了纪念仪式。中国外交部部长助理孔铉佑、中国—东盟中心秘书长杨秀萍与胡正跃、何水法一道,逐一向东盟十国驻华大使馆赠送了凝聚着中华文化的友谊之画和友谊之花。随后,十国使节在绘有中国与东盟十国国花的长卷《抱华竞艳》上分别题字,将活动气氛又一次推向了高潮。

  事例2——为了庆祝G20峰会召开,何水法创作完成了25幅G20成员国国花作品,并且在西湖畔公开展出。与此同时,他还应邀为杭州萧山机场专机楼创作了长4.3米、高2.8米的花鸟巨制《春在江南》,为楼外楼G20宴会厅创作了《十分春色》,为G20总统接待宾馆创作了《天香》。

  事例3——从东方到西方,从亚洲到欧洲,何水法在跨文化交流方面做了很多尝试。继波兰卢布林市与意大利西西里岛分别为其成立“何水法艺术中心”之后,他还获得了“乌克兰国家艺术科学院院士”的称号。与此同时,他也大力引进国外经典艺术,多次举办国际性艺术展。

  万紫千红——“中国—东盟周”精彩开幕

  胡正跃(以下简称胡):2016年是中国与东盟建立对话关系25周年,非常值得纪念。从去年起,中国公共外交协会就决定做一些有价值和纪念意义的事情。今年两会期间,我找到您,提出想请您帮我们做一些事,没想到刚一提出意向,就与您碰撞出了火花。可以说,您的慷慨,为“中国—东盟周”活动添彩。

  因为工作的原因,我经常往来东盟大使馆,我发现已经有三五个大使馆把您的作品放到了最重要的位置,您的作品已经成了我们双方交谈的一个有趣的话题。

  何水法(以下简称何):您过奖了。想法和点子直接决定一次活动的成败和高度,对外交流活动尤其如此。这次活动之所以能成功,主要是您交游广阔,凝聚力量做大事的结果。两会期间您的这个提议,不仅促成一次有意义的活动,而且也非常有高度。中国—东盟建立对话关系25周年,是十一个国家之间的大事,也是喜事,而画国花可以表达我们彼此之间的喜悦之情。国花最能代表一个国家的人文精神和气质,最能反映一个国家的精神面貌,而且国花当中又有很多故事可以挖掘和表达。即使抛开故事不谈,仅仅把十一个国家的国花放在一起,也足以构成一场百花齐放的大联欢。

  东盟十国的国花,我基本都见过,其中有一些还曾画过不少写生稿。您的提议让我觉得自己不但能够胜任,而且还有可以施展和发挥的空间。作为一个新时代的画家,能够为外交工作尽一份力,是我的义务和责任。

  进入创作阶段后,我全身心投入,从形制、构图、大小等方面都作了思考。又查阅了大量资料,深入了解各国国花背后所蕴含的精神和文化,进而将其与国画的表现方式相融合,力求呈现出最和谐完美的视觉效果。国花的品类不同,大小不一,但呈现到画面里,画幅的大小要一致,这样才能体现国与国之间的平等。基于这样的考虑,我最后选定了每幅五平尺多一点的横构图形制,放在一起时,又能够形成十一国作为一个整体的感觉。

  鲜花象征着繁荣昌盛,一朵花是美的,十一朵花放一起会更加美丽。一个国家可以繁荣昌盛,十一个国家作为一个整体可以拥有更强大的力量。我笔下的国花,表现的不仅仅是各国国花最美的状态,更是我们中国与东盟各国最美好的状态。这是我最初对自己的期许,而最终呈现出的结果也还不错。

  胡:“中国—东盟周”活动结束后,我有两点感悟。一是您的慷慨。在当今社会,像您这样的艺术大家,能够无偿创作并且赠送作品,我觉得非常感动。二是您特别用心,当时我只说画十国国花,您却主动提出增加中国国花,而且还画了一幅长卷,起首是中国牡丹,后面是东盟十国国花,这样的创意非常好。十一个国家的国花放在一起,特别有意义。这次创作,您是花了很多心思的。

  何:单幅创作可以表现单个国家,但我觉得这样还不够,我希望体现十一个国家的和谐,于是想到了手卷的形式。中国—东盟作为一个整体,要有开放的姿态和博大的胸怀,手卷恰好可以体现这一点。同时,手卷也是中华优秀文化的一个载体和表现形式,可分可合,可以是一个整体,也可以分段欣赏,段与段之间的关系轻松和谐,每一段都有自己的精彩和过人之处。我为之取名“万紫千红”,表达的也是这个含义。在这里,每个国家都能够争奇斗艳,而合在一起,又是一个相互拥抱、相互扶助的整体。

  胡:中国花鸟画有着千年的历史和深厚的文化底蕴,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表现形式,以此来表现中国与东盟建立对话关系25周年的深厚友谊,反映中国与东盟25年来的交往成果,非常合适。

  这次活动,我们找对了人,也找对了题材和时机。“中国—东盟周”的庆典,是我们与东盟关系中的一次盛事,也是我们用好文化资源,为公共外交服务的一个很好的事例。

  湖上留香———一场关于G20的精彩花事

  胡:“中国—东盟周”活动结束刚刚一个月,您又创作完成了25幅G20成员国国花作品,并且在西湖畔展出。9月,G20峰会在杭州举行,您作为著名画家,在受邀创作的同时,也主动做了一些主题创作,这是基于怎样的考虑?

  何:峰会前,我受邀为杭州萧山机场专机楼和峰会总统接待宾馆、饭店分别进行创作,除此之外,还主动创作了G20成员国国花。这个创意,就来自于您组织的中国与东盟建立对话关系25周年的庆典活动。

  G20峰会在中国举行,是让世界了解中国的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我们一直在倡导让世界了解中国,通过什么来了解?当然是中华文化。我希望通过这样的机会,把中国的优秀传统文化更好地展示给世界。

    

  2016年11月,胡正跃(右二)、何水法(中)出席中国—东盟中心成立五周年招待会

  我是花鸟画家,我所能做的便是把自己最擅长的表达出来,而且花卉特别适合表达这些主题。主题确定之后,我就思考形式。峰会9月份召开,虽说已进入初秋,但天气还是很热,所以我就想到用扇面的形式来展现。扇面是花鸟画的重要形制,从宋代以来就深受各阶层喜爱。扇子既是实用品,又是艺术品,是文人雅士表达中国特有情怀的传统形式,是人们喜闻乐见的形式。

  扇面比较难画,因为尺幅有限,要在方寸之间表达包括国花形象和气质在内的很多东西。比如美、英、沙特阿拉伯三个国家的国花都是玫瑰,而中国画最怕雷同,创作时我就做了一些思考。美国是大国,霸气,所以创作时我选了红玫瑰。深红色沉稳厚重,能够表现大国的情怀。英国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我用金黄色来表现,既是再现他们的古老文化,又能反映皇家之气。沙特阿拉伯富裕现代,我选择粉红色来表现,显得轻松愉快。我想通过这种方式,呈现这些国家的历史和精神气质。

  G20成员国的国花,大部分我都画过,但也有少数比较陌生,比如南非的帝王花,我记得只看到过一次,印象不深,创作时搜集了大量资料。阿根廷的赛波花则比较有趣。这种花我前些年在东南亚看到过,但最早见到是在杭州。那是1963年,我在杭州花圃看到了小小的一枝,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去年晚春,在艮山门散步时,我又一次遇到了赛波花。那是新移植来的一株,非常茂盛喜人,当时就觉得惊艳。从上世纪60年代就开始关注,去年又仔细观察过,今年拿来创作,似乎也是冥冥之中注定的缘分。

  胡:几十年前见过的花您还记得这样清楚,堪称“花痴”。

  何:艺术创作的激情和构思完全来源于生活,只有胸中有丘壑,才能有激情。心中无花,就没有办法表达。比如法国的国花是鸢尾,我画过无数次鸢尾,各种颜色都画过,但为何这次选择以紫色来表现?因为法国是一个浪漫的国度,紫蓝色最能勾起人们的浪漫情怀。

  胡:通过您的描述,我总结出了您能在文化外交中发挥重要作用的原因。一是您有思考,创作内容和形制既符合政治逻辑,又符合艺术规律。二是您有积累,若没有平时大量的写生和观察,突击创作也可以,但不会是精品,不能代表国家水平,自然也就不能达到文化外交的最高境界。

  胡:您热心于国际交流,一方面是“走出去”,在意大利、波兰、乌克兰等很多地方举办展览,建立个人中心;另一方面是“请进来”,在您创立的抱华楼举办了很多国家展览。这是基于怎样的考虑?中间有什么碰撞和收获?

  何:俗语说友谊第一,国与国之间传递友谊至为重要。当下,国与国之间有差异、有共性,而差异之处正是独特之处。去过很多国家之后,我最有感触的就是文化、文明。每个国家尽管社会制度不一样,但对文化的重视、对文明的传承都非常注重。展现一个国家的文化和文明,实现国与国之间的共享,是很重要的。作为中国人,我们应该把中国最优秀的文化介绍给全世界。作为中国画家,我应该利用手中的画笔,通过自己的情怀表达,把中国画艺术和花鸟画的精神气质,传向世界各地。当然,我个人的能力有限,但希望能为此略尽绵薄之力。

  当前,我们国家公立的美术馆、博物馆在这方面已经做得非常好了,比如曾举行过的中法文化年、中意文化年、中德文化周等项目,已经在对外交流方面迈出了很坚实的步伐。把我们国家的优秀文化拿出去,把外来的优秀文化引进来,这是共享。我作为一名画家,作为一名私立美术馆的运营者,也希望能从民间的角度,为艺术共享做出一点贡献。

  胡:走出去做展览,是很好的文化交流形式,可以开展得很深入、很生动。

  何:改革开放给了我们宽松的环境和走出国门的好机遇。我最早一次“走出去”的个展,是1998年在德国弥尔登堡的一个博物馆举办的。那是一家有着六百年历史的博物馆,在我的展览之前,从未举办过中国画的展览。当时最让人感动的是,一位当地著名的民乐演奏家,在听说我为博物馆带来了东方文化时,主动提出用西方民乐——德国慕尼黑地区一种古老的音乐表现形式——与我的东方绘画进行交流。

  当时的情境,现在闭目就在眼前。幽幽的灯光,优雅的琴声,优美的花鸟画。眼睛看,耳朵听,东西方文化在这里互动,这是文化交流的最佳状态。

  这种“走出去”的个展,不仅让西方人了解了中国当代花鸟画,而且让在外的华人也间接感受到了中国优秀文化的发展。美国北京同乡会会长曾对我说,“看到您的画,就会联想起正在崛起的中国。”能够做到这一点,我觉得很自豪。

  随着我国经济的腾飞,我们的综合国力和国际影响力越来越大。与此同时,中华优秀文化也要跟随时代步伐迈向国际。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一带一路”战略,是要通过“一带一路”让大家资源共享,经济成果共享,在这个前提下,文化也要共享。

  何水法作品

  胡:相互借鉴,才能共同发展,才会相得益彰。您获得了乌克兰利沃夫国立艺术学院的荣誉博士称号,意大利和乌克兰还为您成立了个人艺术中心,具体是怎样的过程?

  何:2010年,乌克兰利沃夫国立艺术学院授予我“荣誉博士”称号,并为我在乌克兰国家博物馆举办了画展。利沃夫国立艺术学院是前苏联三大美术学院之一,另外两家是列宾美术学院和基辅美术学院。乌克兰利沃夫国立艺术学院在学术上非常严谨,非常尊重艺术。到今天为止,他们的海外荣誉博士也只有两位而已。我的“荣誉博士”称号,是乌克兰利沃夫国立艺术学院公开投票通过的。2014年,乌克兰方面又为我在乌克兰国家艺术科学院举办了个展,意大利和英国驻乌克兰大使出席了开幕式。

  2013年,波兰卢布林市和意大利西西里岛分别为我成立了“何水法艺术中心”。意大利文化部长马西莫问我,为何如此爽快地同意在意大利建立艺术中心。我告诉他,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知道了意大利的达•芬奇、米开朗基罗、拉斐尔、鲁本斯、提香等艺术巨匠,意大利是我心中的艺术圣地。我们中国有五千年的文明,在我成长的浙江,有良渚、河姆渡古文明。我们中国有宋画,有元、明、清一路延续下来的多样的艺术风格,有传承和积淀。我希望利用西西里岛的艺术中心,把西西里岛的艺术和中国艺术联接起来,增进相互间的了解和交流。西西里岛有艺术巨匠卡拉瓦乔,是艺术圣地,也是旅游胜地,我希望来到西西里岛的世界各地的游客,能够同时看到东西方的古老文化。我的观点,马西莫部长深表赞同。

  波兰卢布林市的“何水法艺术中心”是在居里夫人大学的邀请下成立的,不到一年的时间,就已经承接和组织了13个展览,主题包括中国的茶道,意大利、波兰、法国的画展,等等,有声有色。我觉得这是沟通中西的很好平台。胡:交流是双向的。在“走出去”的同时,您也做了大量的“引进来”的工作。

  何:从2010年底我创立的杭州抱华楼何水法美术馆落成以来,已经引进了13个国际展览,地域跨越五大洲十余个国家,艺术品类囊括了油画、玻璃艺术、装置、设计、版画、摄影等形式。与此同时,在绍兴市政府为我建立的何水法美术馆中,也举办过日本、美国、德国、意大利、法国、乌克兰等十国的绘画作品展览。我希望能够尽己之力,把国外的优秀艺术引进来,让中国的艺术爱好者不出国门,便能看到世界顶尖的艺术作品。

  胡:您是坚持对外文化交流的民间艺术大使和文化大使,我们都愿意为您搭建平台,共同推进我们国家的对外文化交流事业。您有傲人的艺术成就,又有使命感。您不是固守,而是一直处于进取的状态。对艺术的无上激情让您不断进取,而进取又不断为您带来激情。

  何:人不能自满,我从未自满于自己取得的所谓的成就。中国与东盟建立对话关系25周年给了我激情,这激情又给我了为G20创作的动力,接下来,我还会继续努力,以花为媒,传播中华文化之花的动人之美。

  胡:正是您的这种激情感染了我,之所以做这次访谈,就是想要通过访谈传播您身上的这种正能量,让这种正能量感染公众,尤其是感染当下的年轻一代。

 

胡正跃

全国政协委员

中国公共外交协会副会长

何水法

全国政协委员,著名画家

本文刊登于《中国政协》2016年第24期

分享到: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